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感恩节馅饼
感恩节馅饼
(如果你读过我的「和爸爸聊天」的故事,那你应该记得上一个感恩节前
我发现了爸爸在互联网上的一个乱伦聊天室裏谈论我,这一发现导緻爸爸在他的
电脑椅上与我发生了性关系。这个故事是关于第二天感恩节晚餐时发生的事情。
我写了大部分的故事,但我的朋友瑞秋写了最后一部分,因爲她真的想要这样做,
加上我还忙于其他事情。所以我希望你喜欢它,我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愉快的感
恩节!)

  我穿着连衣裙的唯一原因是,奶奶喜欢每个人都爲感恩节精心打扮,这意味
着女孩们应该穿裙子或连衣裙,有时我的堂姐妹没有穿裙子,这让奶奶有点不满。
我感恩节总是穿裙子,因爲我希望让她开心,我也不介意穿它,我认爲穿上连衣
裙会显得我很可爱。

  我的连衣裙是浅蓝色,上面有红色花朵,有点紧身,下摆很短。告诉你们,
我穿上它真的很吸引人眼球,爸爸也这麽认爲。我刚进入娱乐室不到两分锺,他
就马上走过来。

  「让我们上楼去一下,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你谈谈。」他在我耳边低声说。

  「好的。」他要告诉我什麽?妈妈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他把我带到了一间无人的卧室,并关上了门。那个感恩节阳光充足而温暖,
房间裏很明亮,墙上挂着大象和小丑的照片。爸爸把我推到墙上,我眨了眨眼睛
看着他,他眨了眨眼睛。

  「我想操你。」爸爸说。

  哇!我猜就是这样。爸爸开始纠缠不休了。而且,如果他想在奶奶家的客房
裏操我,他简直疯了。

  「爸爸,看在上帝面上,你昨晚刚做过。你饑渴到每天都想和我做爱吗?」

  我尽量压低声音说话,不想我的回绝伤害到爸爸。爸爸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
我的乳头勃起,我无法控制它们不变硬。我喘息着把双手抱在怀裏试图抵挡他的
手。

  「不是现在,傻瓜。我们会被抓住的,你想被抓住吗?哦,洛林,你的丈夫
在客房搞你的女儿,所以他们晚点再来吃饭。」

  爸爸放下了手,我们离开了墙。

  「是的,你说得对。」他歎了口气。

  「好吧,好吧,让我们回去吧,爸爸。」我说,然后我转身开走,但他抓住
了我的手腕向后拉。我倒在他怀裏,他的气息吹到我脸上。他再次把手放在我的
乳房上。

  「我感觉到你也有欲望。」他说。

  我的硬硬的乳头戳进他的手掌中间。

  「嗯,这有助于我的食欲吗?」我取笑他。我感觉有点被激起欲望了。

  爸爸笑了。「这将有助于我的。」

  他用整个手揉搓,我们站在房间中间,爸爸揉着我的乳房,我咬着嘴唇闭上
眼睛,尽量保持站立。我试图留意外面的响动,因爲除了他正在做的事情之外,
爸爸似乎并不关心任何事情。

  「回答你的问题,亲爱的,是的,我确实想每天都操你。」

  爸爸的脸变得更红了,他开始呼吸急促,就像他昨天晚上的样子一样,而我
因爲我的乳房被疯狂揉搓而感到刺痛。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如果他仍然想要,
我就无法阻止爸爸在这裏操我。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手指摩擦我的乳头,他的
双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搓。

  「爸爸,我们最好停下来。」我说,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爸爸笑了笑,说好的。他在嘴唇上吻了我一下,然后我们下楼了。

  我的哥哥格雷格和他的妻子洛娜(译者:和爸爸聊天裏面说是南希,可能作
者有误)正喝着潘趣酒和爷爷聊天。爸爸和我对他们问候,说感恩节快乐,我和
格雷格以及洛娜互吻脸颊。这次感恩节没有其他人来,所以这是一个比以前小得
多的聚会,只有爸爸,妈妈和我,格雷格和洛娜以及奶奶和爷爷。

  「嗯,」洛娜说,上下打量我。「你看起来很好吃。」

  「谢谢,」我说。

  洛娜有一种本领,她恭维你反而让你觉得自己被贬低的方式。我不知道她是
怎麽做到的。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身材高挑,有很大的乳房,她唯一的问
题是她的鼻子中间有弯曲,不是很弯,但足够显眼。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鼻
子不难看,因爲它正符合她严肃的风格。她二十六岁,但她的行爲老派,感觉像
四十六岁。她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带到房间的一个角落。

  「你的裙子很短,我喜欢你露出那麽多大腿。」

  「你想说什麽?」

  「嗯。我知道昨晚发生了什麽。」

  「你在说什麽?」

  「你知道我在说什麽。我认爲一个女孩向爸爸那样表达她的爱很不错。告诉
我,你觉得,如果儿媳妇以同样的方式来表达怎麽样?」

  我张口结舌,洛娜没等我回答。她给了我一个微笑,这是她第一次向我微笑,
然后走开去跟妈妈说话。

  太震惊了,我不得不坐下来。爸爸与洛娜有染吗?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简直
不敢相信爸爸会告诉洛娜他和我发生性关系!他爲什麽要告诉她?他只是想显摆
还是什麽?我感到非常不安,我觉得我的脸颊发烫。

  「你看起来很有压力,小姐。」

  「嗨,嗨,爷爷。」我擡起头说道,刚才我一直抱着头。

  「来。」他说,递给我一杯粉红色的潘趣酒。

  潘趣酒很好喝,比我记忆中的味道更好,和外面的不一样这个更有特色。我
很高兴看到爷爷,那一刻他就像是我的定海神针。我感谢了他的酒,然后奶奶喊
我们吃饭。

  餐厅很明亮,就像楼上的卧室一样,所有的东西都装饰得很漂亮,奶奶拿出
了很好的瓷器和银器,亚麻餐巾,还有很多很棒的食物。每个人面前有一个纯银
的盘子,纯银的刀叉和大汤匙,中间有盐和胡椒瓶和未点燃的蜡烛,看上去非常
完美。我坐在爸爸旁边,格雷格在我的另一边,对面是爷爷,洛娜和妈妈。

  爸爸一坐下,我就在??他耳边低声说:「你和洛娜有染吗?」

  爸爸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怎麽回事?我问自己。爸爸和妈妈结婚了,他和洛娜有染,他每天都想
操我!天啊,还有什麽能打击到我?

  好吧,我们吃完了主菜正在等待甜点:奶奶的樱桃馅饼,然后爸爸把手放在
我的赤裸的大腿上抚摸。我伸手到桌子底下,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停止。手停
了一秒锺,然后它开始向大腿根部移动。我打他的手,手继续前进。我觉得有点
醉意了。我意识到,肯定有人在潘趣酒裏加了烈酒,现在我醉了。我不大能喝酒,
我甚至有点讨厌酒,但喝了那杯潘趣酒后我一直感觉很好,直到爸爸开始在桌子
下抚摸我。

  爸爸的手伸进裙子下面隔着内裤抚摸我的下体。然后,手开始分开我的大腿,
由于他的动作我感觉到我的短短的裙子翻上来。

  「我认爲总统是个傻瓜,布拉布拉……」爸爸说,格雷格看着爸爸说,「布
拉布拉……」他们不停地说着什麽,爸爸的手一直在我大腿中间,就像你想的那
样,一直在隔着内裤玩弄我的阴户。

  「艾莉对政治讨论非常感兴趣,对吗,亲爱的?」爸爸说。

  我抓住爸爸的手腕,试图将它推开。

  「布拉布拉……」我不知道说了些什麽,咬紧牙关。

  爸爸的手指伸进了我的内裤。我想我大概呻吟了一声,我放开了爸爸的手,
停止了无谓的反抗,他对我来说太强壮了。大家似乎突然说话更大声,笑得更响
亮,我猜肯定是因爲潘趣酒的缘故。我坐在椅子上,把手拿上来放在桌子上,试
图忽略爸爸的不良行爲,因爲我无法阻止它。当然我可以站起来说去洗手间或其
他什麽东西,但我没有这麽做。

  手把我的腿分开了。

  「艾莉,吃完你的蔬菜。」妈妈说,好像我八岁而不是十八岁。令人尴尬的
是,不管什麽场合她仍然以这种方式与我交谈。当然,爸爸做的事情更令人尴尬。

  爸爸的一个手指插进了我的体内。

  爸爸一直在和格雷格谈论政治,洛娜和爷爷加入进来,所以桌子周围都出现
了此起彼伏的「布拉布拉……」与此同时,爸爸的手指来回抽插,导緻他的上臂
和肩膀一直在前后移动。我确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动作,我试图表现正常,但这
并不容易,手指开始抽插得更快。

  「你还好吗,艾莉?」妈妈问道。

  「嗯……是的,我觉得因爲潘趣酒的缘故我感到有些晕眩。」我说。我喘气,
我知道我的眼睛在向上翻,我无法阻止自己在椅子上蠕动。爸爸的手指让我感觉
很好。只要有机会,大拇指就会碰到我的阴蒂,它有很多机会。哦不!我想洩了!
我要高潮了!

  妈妈和洛娜看着我的样子,很明显我没有掩饰住一点点。妈妈脸上露出一种
担忧的表情,好像她以爲我可能会很健康,结果证明并不是那样。我堂兄马丁就
是那样,他像我们一样坐下来吃饭,与家人度过愉快的时光,下一秒他摔倒在地
闆上,扭动着大喊大叫。每个人都担心被遗传到,妈妈想知道这种遗传缺陷是否
突然出现在我身上。

  洛娜看上去很困惑,但后来她捂住嘴,眼睛瞪大。

  「哦,天啊!」她说。

  这是我记忆中的最后一件事,然后我的下巴撞到我的盘子,摔在地上,盘子
翻过来,在我身上倒了一些肉汁和一些食物,我昏过去了。

  ……大概几分锺后……

  「艾莉,你怎麽了!?」

  我擡头看着妈妈,其他人都在她身后,凝视着我。我躺在地闆上,我意识到
我的裙子翻了上来,我的内裤露出来了,我怀疑内裤是否在原位,但我不敢整理
它害怕引起他们的注意。爸爸弯下腰摸了摸我的额头,可能害怕被发现我的昏倒
是他的错,更担心有人会问我的内裤怎麽湿了。

  「不烫,只是有点温暖。也许她吃的东西有点问题。」爸爸说。

  「天哪,她的内裤上有什麽东西流出来,」妈妈说道,弯下腰仔细观察。
「她晕倒时怎麽会弄湿自己的那裏的。亲爱的,嗯,亲爱的。」

  「可能是潘趣酒吧,」格雷格说。「她说是潘趣酒造成的。我告诉过你不要
把朗姆酒放进去,洛娜。」

  「应该把她的裙子拉下来,」妈妈说。妈妈看着我的内裤,好像她觉得自己
说的话很有趣。「哦,我会这样做的。」她笑着说,她当然可以这样做,她是我
的母亲。

  妈妈跪在我旁边,抓住我的裙子的下摆,慢慢地把它拉下来,整个时间她都
低着头看着我的内裤。我已经醒了一会儿,而且我眼睛是睁开的,但似乎没有人
意识到。

  「嘿,我很好。」我说。

  「发生了什麽事,艾莉?」妈妈说。

  「我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好笑,我现在感觉很好。我没有什麽问题,不用担
心。」

  「是的,你很好笑,」洛娜说。「你很搞笑。」

  妈妈瞪了洛娜一眼,然后每个人都放松了,因爲我没有像马丁那样「健康」,
我们都回到了椅子上继续聊天。妈妈要求大家保证至少半小时内不再喝酒,出于
某种原因,桌上的情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我和格雷格聊天,我拒绝和爸爸说
话。在感恩节晚餐这样重要的庆祝活动中,他竟然指奸我,我非常生气。当我和
格雷格谈话的时候,我故意背对着他。我没有再看他,开始有点令人难过,一会
儿我甚至已经习惯了。

  格雷格非常严格,这使得我们年少时很难相处,但我认爲他是一个很好的哥
哥。令人沮丧的是,爸爸与洛娜有染,如果格雷格知道了,他会彻底崩溃的。

  我和格雷格正在愉快地聊天时,洛娜突然说:「让我们投票吧。」

  嗯,我们有非常民主的家庭传统,家庭事务由每个人投票决定。妈妈和爸爸
可以否决投票结果,但他们必须有充分的理由并且能够解释得通。你只能投票决
定家庭事务,比如去哪个海滩或看什麽电影,你不能投票决定父母的事情,以及
当然,妈妈和爸爸决定这是否是一个家庭事务。我们最近没有投票,因爲格雷格
和我现在年纪大了,而格雷格甚至不再住在家裏了。当你的孩子还小时,这样做
很正常,但我们偶尔还是这样做。奇怪的是,洛娜知道这件事就像她知道所有一
切,她说对某些事情进行投票会很有趣,爷爷问比如什麽,洛娜说,哦,就像是
谁说出最有趣的笑话,或者谁会是最好的摔跤选手,那种事。

  嗯,洛娜这次要说什麽?

  「好吧,到底是什麽事?」爸爸说。

  奶奶从一个抽屉裏拿出了一叠纸和一堆铅笔,洛娜接过来,然后递给每个人
一支笔一张纸,她一直咧着嘴笑。

  我们以前做过一些洛娜提到的那样的投票,每个人都觉得很好笑。然后洛娜
举起手,每个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她,等着看这次是爲了什麽投票。

  「我觉得我们以前都很喜欢艾莉偶尔性感的走光,但这不够,你们觉得呢?
应该表演的更长一点,那麽这次投票给艾莉展示可爱的黄色内裤,一个长时间的
展示怎麽样?就在桌子上,她可以做餐桌装饰,而奶奶则供应甜点。」

  大家完全沈默了。人们面面相觑,他们看着洛娜,她是认真的吗?洛娜在家
庭中获得了很多尊重,因爲她是一个做事很有魄力的人,但我无法相信她的这个
想法会有什麽意义。

  「好主意。」爸爸说。

  「亨利!」妈妈皱着眉头对着爸爸说,但她并没有真正严厉批评他,在我看
来。

  「让我们面对现实,她是一个性感的人,」洛娜说。「我的意思是她总是穿
着紧身的运动衫和短裙,我们之前都看过她露出那黄色的内裤。如果她不想展示
给别人看,她爲什麽会穿着性感的小小的黄色内裤。而且她总是在故意戏弄人们,
让人盯着她看。我说得对吗?」

  妈妈和奶奶都对洛娜的话语咯咯地笑了起来。爷爷和爸爸大声笑了起来。格
雷格只是瞥了我一眼。妈妈和奶奶用手遮住笑容,好像洛娜只是顽皮,不应该责
怪她。

  「你知道,实际上,我认爲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一种天性,」洛娜脱口而出,
仿佛一个伟大的真理刚刚被她发现。「也许是一种无意识的行爲,但却是一种天
性。她走光,向我们展示她的内裤,因爲她内心深处喜欢炫耀。她太喜欢炫耀了,
也许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次投票会给她一个教训。我们要强迫她在公开
场合炫耀她的身体,这对她以后的行爲有利。我真的这麽认爲。」

  「嗯……」大家发出赞同的声音,对洛娜的说法表示认可。

  「我们投票吧,」洛娜说。「投票是艾莉是否必须躺下来,给我们内裤秀。」

  「这太荒谬了!」我说。

  我开始生气了。但每个人都在观察别人,看看谁会投票,没有人关注我的想
法。然后爷爷率先写下了他的投票,其他人也投了。既然无法挽回,所以我也投
了票。当然,我写了「不」。我愚蠢地以爲我会赢。我认爲爸爸和洛娜会投赞成
票,但我确信其他人都会投「不」。

  洛娜收集了所有的投票,投票结果是两个反对五个赞成。

  我对我的家人们感到非常失望,好吧,我想至少妈妈反对,但我错了。是格
雷格投了反对票,我自己的母亲投票赞成看我的内裤秀。

  「好吧,」当我愤怒地瞪着她时,她羞怯地说道。「我认爲洛娜提出了一个
好点子,坦率地说,艾莉,也许这会给你上一课,就像她说的那样。」

  「哼!」我说。

  我用手肘轻轻地碰碰格雷格,并说:「谢谢。」

  「没问题。」他说,但是他的语气非常平静,我没有听到他表达出爲他的小
妹妹的遭遇表达抗议的意思。这不由得让我想他是爲什麽投反对票呢?也许他其
实也想看,只是太善良了?那个想法让我感到下体一丝刺痛,然后我想起了洛娜
和爸爸一起欺骗他,我感觉刺痛更明显了。

  我和妈妈还没完。我告诉她,尽管她说要给我上一课,但她无法说明一个母
亲爲什麽顽皮到投票看自己女儿的内裤秀,「除非你不打算看。」我补充道。

  「好吧,我要看,亲爱的。而且艾莉,妈妈有时也要小小顽皮下。再说,当
你晕倒时,我们都看到了你的内裤,所以如果你再给我们好好看看,也没什麽关
系。我认爲这不能说明我太顽皮了。」

  「就是,事实上她就爱穿的火辣到处跑,挑逗每个人。」洛娜笑着说道。

  「洛娜说得有道理,艾莉。」妈妈歎了口气说道。

  奶奶和妈妈拿走了餐具和所有的银器以及剩下的食物,桌子上现在空蕩蕩的,
而洛娜和男人们一直坐着没动。大家都不看我,直到洛娜对我说桌子準备好了。
然后每个人都看着我,有人在微笑,有人和我开玩笑,还有人鼓了鼓掌,说这是
多麽有趣的想法布拉布拉……总而言之,我不得不这样做,不管我是否愿意,因
爲投票被通过,而妈妈和爸爸没有否决它。事实上,他们也投了赞成票。

  我想过自己否决它,即使我没有否决权。如果我坚持拒绝这样做他们会做什
麽?强迫我?但是仔细思考后,这个事情开始有一点吸引我,嗯,我想再来一杯
潘趣酒。只穿内裤给大家欣赏真的很顽皮,是的,但这并不是很严重。实际上,
我觉得有点傻。但我又想,也许格雷格会喜欢看,对这个想法我觉得有点性感,
因爲他投了反对票,我想知道他反对的原因。你能看到我就是一个爱好找寻逻辑
的人。

  「艾莉,不要拖延了,快点。」洛娜说,她变得不耐烦了。

  我不喜欢描述自己,但我想目前的情况我必须说明下。我五英尺六英寸半
(1.69米)。我很苗条,有一个好身材,我的乳房不大但是它们的形状很好,我
的腿也是。当我穿比基尼时,我总能吸引很多目光,这就是我经常穿它们的原因。
我的头发是偏深的金色,比我下面的毛顔色深。我的阴户上面有一小簇漂亮的淡
金色毛发,阴唇旁边有一点点细细的毛,很难看到它们,所以我从不刮阴毛。我
也有一张漂亮的脸,这就是爲什麽学校裏的那些家伙称我尤物的原因。当然,我
永远不会和那帮家伙约会,我喜欢聪明、有意思的人,也喜欢有趣、能让我发笑
的人。

  好吧,我打量了大家一眼,然后我站起来爬上桌子。我开始感到紧张,我躺
下来,双臂放在身体两侧,双腿并拢,转过头看看我的观衆们。他们都站在一起,
凝视着我。我想这是一个奇怪的表演,表演者躺下休息,观衆必须站起来。洛娜
规定,我必须给每个人表演三十秒或一分锺,其他人可以旁观。好像她是领导一
样,她站在我脚那一头的桌子边。

  「拉起你的裙子,艾莉。」

  我拉起裙子。

  洛娜对我笑了笑。「张开你的腿,亲爱的。」

  哦,哇!我想,现在我是亲爱的了。我按她说的张开双腿,我看着洛娜看着
我的内裤。我们正在做的事似乎很有趣,但它激起了我的欲望,我认爲这让洛娜
也变得更加兴奋。我认爲每个人开始都有点兴奋,现在人们会变得更兴奋。哎哟!
那是什麽?嗯,奶奶没有做好清理桌子的工作。当你正在向一个人展示你的内裤
时,脖子边有一堆面包屑很烦人。我回过头来把碎屑擦干净。

  实际上,洛娜看的不是我的内裤。她看着我内裤所覆盖的我的身体最重要的
那一部分。我喜欢我的那部分,两边是柔软的隆起,中间有一个山谷,你可能会
说这不就是一个屄嘛。但是我的阴户比大多数女孩的更丰满一点,所以虽然我穿
着内裤,这种情况下还是会看出我的阴户整个形状。更何况这是一条又紧又轻薄
的内裤。

  我的下一场表演是给爷爷。当他站在之前洛娜的位置向我微笑时,我紧张地
看着他。他的视线从我的身体移到我的内裤,然后停留在那裏。这真令人尴尬!
当他看着我被内裤遮挡的阴户时,我下体感到刺痛。就像洛娜那样,爷爷让我很
兴奋。我闭上了眼睛。

  「她咬着嘴唇,」奶奶说。「别人看着她,她就兴奋得像是个马上要炸响的
爆竹。」

  非常感谢,奶奶,我想。爲什麽我的祖母这样说我。她还会有性欲吗?这很
有趣,我以前认爲爷爷和奶奶在一起睡觉就只是睡觉,现在我怀疑奶奶不是我想
的那样。也许我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我已经有一个年轻可爱的身体,也许奶奶
需要别人来满足她的欲望,而她选择了我。

  「有什麽东西烧起来了!」爸爸说。

  「哦,我的馅饼!」奶奶喊道,她跑回厨房。太晚了,她那準备待会浇上香
草冰淇淋来当甜品的樱桃馅饼已经烤焦了。几分锺后,奶奶回到了餐桌旁,你可
以看出她很沮丧。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麽。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另一个馅饼。」爸爸说,他似
乎很高兴。

  「太好了。我们将艾莉变成馅饼。」洛娜说。

  「该死的,我认爲她就是馅饼。」爷爷说。

  「看起来像我想要的馅饼。」格雷格说。

  那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像个馅饼。突然,一堆手在我身上。洛娜和奶奶把我
压住,妈妈在她们身后。妈妈踮起脚尖叽叽喳喳的说着什麽。奶奶抓住我的肩膀,
把我按到桌子上,洛娜则去脱下我的内裤。我像吸了毒一样顺从,我把我的屁股
擡起来,让她更容易脱下内裤。我不知道她拿我的内裤做了什麽,因爲内裤拉过
我脚踝时,爸爸把我的连衣裙拉到我头上。

  「这样更好。」爸爸在我完全裸体后说道。

  就在那时,我开始有点不同的想法了。以后我怎麽面对他们?如果这意味着
我成爲一个家庭蕩妇的开始呢?我一直在想爸爸之前说过他想每天搞我的事情。

  「就这一次,好吗?」我说。

  爸爸笑了,但洛娜说话了,

  「我们需要听她说话吗?也许我们应该塞住嘴。」

  洛娜卷起一条亚麻餐巾。

  「哇!真令人兴奋。你们认爲她也应该被绑起来吗?」妈妈说,她蹦蹦跳跳。

  「不,不,就这样。我想听到她快乐地呻吟,看到她高潮时的动作。」奶奶
说。

  「让我们开始吧。」爷爷说,他从厨房拿来了一罐樱桃和奶油。

  「哦,好好。」每个人都很高兴。

  洛娜俯身看着我。她脸上露出刻薄的表情。

  「躺着别动,不要张嘴,除非你想被堵住和绑起来。」

  洛娜和奶奶装饰我,让我像个美味的甜点。她们把樱桃塞进我的阴户裏,把
糖浆倒在我身体的不同部位,然后在我的乳房上喷奶油,并在那裏放一些樱桃作
点缀。我保持沈默,一动不动,因爲我害怕洛娜说的话。樱桃被塞进去一开始感
觉很奇怪,而且奶油很冷,我闭上眼睛尽量适应,然后我觉得有人把手放在我的
腿上。是格雷格,他把我的腿分得更开。甜品装点完成了,然后我身上每个地方
立刻都有嘴巴开吃,我就像一个自助餐。格雷格第一个吃我的屄。我本来以爲他
会吐出樱桃或吃下它们,但是他把它们全部从我体内拿出来然后我阴户上唯一的
东西就是他的舌头。嗯,是吗?!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在舔我不同地方,每个人,
除了妈妈在旁边观看。

  格雷格不是唯一一个吃我的屄的人,他们都这样做了。人们轮流舔我这个地
方或那个地方,尤其是那个地方。就像奶奶希望看到的那样,我不停地呻吟,喘
着气,蠕动着。我无法控制地洩了,他们在我洩身时抱着我。就高潮而言,我猜
大约有五个,由于某种原因,我很容易就洩身。如果我处于正常的心态,那将是
令人难以置信的尴尬,但我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整个过程有点像他们在演奏乐
器,在我赤裸的肉体上不停弹奏让我发出各种声音。他们甚至舔我的脚并且吮吸
我的脚趾,但他们最喜欢的地方是你期望的那三个部位。最后嘴巴离开了,我认
爲他们完成了,但是我错了。

  「哦,不,我不想让你吃我下面,妈妈。」

  她已经走到我脚那头的桌子边,面对着我。她以别人饑渴地看着我的方式看
着我。她抓住我的脚踝,分开双腿。

  「我也想要一些甜点,亲爱的。」她说,非常温柔。

  「哦,不要。」我说,我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这是我唯一想说的与妈妈的经曆,另外,我有了另一个高潮。我只想说这麽
多。后来,我平静下来,当我听到妈妈说话的时候,我正被洛娜和奶奶用海绵沾
热水清洁干净。

  「格雷格,我没有教过你吗?整齐地折好你的裤子,不要把它们扔在地闆上。」

  「他爲什麽脱掉裤子?」我说,装作不知道。

  「你的哥哥想要干你。他和爸爸说了,你爸爸同意了。」奶奶对我笑了笑。
「我也同意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你会看着他做,对吗?」

  「是的。」

  「男人们需要射精,艾莉。」洛娜说,好像有人问她的意见一样!由于太过
震惊,我错过了她所说的含义:不会只是格雷格干我。

  但他是第一个。

  格雷格用力操我,非常粗暴,就像我是一个性玩具而不是他的小妹妹。他操
得我在桌子上滑动,有几次我们滑到了边缘,有人不得不对格雷格大喊,如果他
不小心的话,他会把我操得掉下去。他把我拉回到桌子的中间然后继续用力操我,
我一直在呻吟和喘着粗气。有时眼睛睁开,我会看到这个人或那个人看着我被操,
然后我会闭上眼睛。桌子很硬,格雷格像在强奸我。

  洛娜曾说过「男人们」需要射精,很明显她知道她在说什麽,因爲在格雷格
在我体内发洩后,爷爷脱下裤子来了一炮,爷爷射在我裏面之后,轮到爸爸了。

  一切结束后,妈妈和奶奶清洗干净我。她们像第一次一样使用热水和海绵,
她们非常喜欢清洗我的过程,她们一边清洗一边说话。奶奶告诉我,她非常非常
喜欢看着那些男人搞我时我的样子,可爱的歎气和蠕动等等。她说,爷爷几乎无
法勃起,所以当爷爷搞我时,她特别高兴。他得到了这麽好的感恩节礼物,真是
令人鼓舞。奶奶不停赞美我,这就是她一贯的样子。例如,她总是夸奖我的成绩
单。

  当我们离开时,奶奶在门口说我是她吃过的最好的感恩节甜点。大家都笑了。

  「我认爲让艾莉当甜点应该是感恩节的传统。」爷爷说。

  「嗯,我不知道。」我说,但我对一件事情感到宽慰。爷爷没有说他每天都
想干我。

  好吧,新的感恩节就要来临。没有人提起关于感恩节的一句话!随着日子越
来越近,我越来越紧张。有时候我觉得我无法忍受让它再次发生,有时候我会觉
得我希望那样。我已经选好了我的感恩节服装。它是一件带钮扣的白色衬衫,还
有一条蓝色短裙,哦,是的,我新买了一条可爱的黄色比基尼内裤。